听扬中新兴产业企业家说转型

以工程电器出名 的扬中,在很长一段时间,桥架、母线、开关柜这“三大件”,占全市工业产值的70%左右。近年来,扬中新兴产业完成 裂变式倍增,迅速成为全市经济的支柱。2010年1-11月,以智能电网、新动力 、先进配备 制造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规模达到280.6亿元,同比增加 40%,占全市工业经济总量的半壁江山。

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是,在新兴产业的主力阵型 里,掌门人大多是曾经 做工程电器的老板和供销员,曾在扬中工程电器时代叱咤风云。正是他们的“回身 ”,助推了这个江岛城市的产业晋级 。

转型晋级 ,扬中市委书记凌苏有独到的了解 :“企业家精力 ,是转型晋级 的内涵 动力。扬中要完成 从‘供销员经济’到‘立异 型经济’、从‘三大件’到‘三大产业’、从‘扬中制造’到‘扬中智造’三大转变,要害 就要发挥企业家的引领作用,而政府的职责 ,是营建 氛围和环境,让他们想转型,转成型。”

在转型晋级 这个凤凰涅槃的转变中,是什么坚决 了企业家的转型决心?他们需要跨越怎样的坎,又是怎样跨过的?转型后他们领略到了怎样的新的开展 意境?2010年12月初,记者在扬中采访了一批企业家,期望 他们转型的详细 而生动的心路历程,能给那些正在考虑 着“转仍是 不转”、“怎么转”的企业以启示。

“传统电器很可能在自己手上就做不下去了,更别说传承到下一代”

“传统产业没有开展 空间”,这是企业家们对转型晋级 原因的一致观点 。

做了近20年工程电器供销员的陈玉龙,如今是江苏兆伏集团董事长。其公司出产 的并网逆变器,是太阳能接入电网的要害 设备,在光伏电站中扮演“大脑”人物 。“不转型,每一年 赚个几百万不成问题,但现已 越做越累。”陈玉龙说,“传统电器竞争剧烈 ,盈利越来越少,差不多也就4-5个点的毛利。”

对开展 趋势的把握 ,加上政策引导,正是冷祥生勇于 把“第一桶金”悉数 投入到船舶配备 制造行业的原因。当过供销员、做过桥架产品的冷祥生,现在是江苏威和船舶设备有限公司总主管 。他说,国外的知名产品,常常都罕见十年、上百年的前史 ,因为背后有品牌、技能 支撑。传统电器也许也能够 做到10个亿,但再有大的开展 却不可能。劳动力等出产 要素本钱 上升是大势所趋,本来 雇一个工人1万元年薪,现在均匀 2.5万元,而日本、韩国都要20万元以上,很可能在自己手上就做不下去了,更别说传给下一代。2007年起,市里将“智能电网、新动力 产业、先进配备 制造业”列为重点开展 的新兴产业,在财务 资金、金融信贷、项目用地和人才保障等方面给予重点扶持。有这样的机遇 ,就想着能在自己手上完成转型,置下一份常青的基业。通过调研,我确定做船舶配套设备,企业2008年3月9日开工, 下转A2版

上接A1版 2010年正式投产。

中电电气集团董事长陆廷秀可以说是扬中工业化的元老级人物了。他说,这次向新兴产业转型,是扬中工业的第四次转型。最早一代是卖砂轮的;第二代开展 到手套、服装;第三代做工程电器;现在,转向光伏太阳能、新兴配备 制造等产业。开展 什么产业,是和特定时代条件相习气 的。在短少 经济时代,只需 把产品做出来,就能够 卖出去。现在,要求绿色制造、制造绿色,安全、节能、环保。安全,我们开发了煤矿用的防爆变压器;节能,非晶合金变压器能下降 损耗60%;环保,我们做光伏发电。这样的转型,当然就不愁卖了!

“曾经 是看不清前景的累,现在是跟不上速度的累”

说起转型新兴产业,陈玉龙慨叹 良多:传统电器利润薄,但投进去多少,能赚多少,是看得清的;搞新兴产业,投到哪天能赚钱,要看企业的技能 在这个领域中的水平,而你搞技能 立异 人家也在搞,所以压力特别大。

江苏兆伏集团现已 转型三年了,陈玉龙说仍然 很累,“曾经 的累,是看不到前景的累,现在是跟不上速度的累。”他脑子里盘得最多的是:怎样留住从日本引进的核心技能 团队?风险投资进入后怎样保证企业顺畅 上市……

因为船舶需要售后效能 ,效能 人员有必要 24小时内抵达 世界的各大港口,冷祥生把企业的研发中心设在挪威。他说,当供销员,从上家拿货,卖给下家,靠的是个人的营销能力,自己就能够 搞定。而现在,不只 要跟各国的船东交流 ,光是专家团队就来自三个不同的国家,无论是外语仍是 专业技能 ,都不是自己一个人能“玩得转”的。我现在翻译就有三个,聘请 了一个专门分担 技能 团队的首席副总。但正因为这样,企业能整合使用 的资源也更多了,是全球的人才、技能 和客户。企业成长 的动力和空间,都跟曾经 不能同日而语。